12月2日中午,记者自上证e互动获悉,就股民关于新潮能源刘董事长因广州农商行案被边控一事的提问,新潮能源回复称:“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公司信息以公司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披露的公告为准”。

新潮能源董事长或涉案被边控?内斗不断升级引争议

据公开资料介绍,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始建于1985年,1996年上市。2014年公司新一届董事会成立后,将公司未来产业发展方向定位于海外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及销售,同时将现有资产逐步予以剥离。经过近几年的战略调整,公司主业已从原来的房地产、建筑安装、电缆等传统产业转型至石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及销售。


新潮能源现任董事长为2018年6月上任的刘珂。新潮能源其时公布的履历显示,刘珂出生于1971年,毕业于湖南财经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1995年-1996年从事和管理石油开采工作,熟悉石油开采、钻井、运输、销售的全产业链流程;曾投资亚太区最大的民营钻井公司,对钻井业务非常熟悉。曾任职于湖南省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历任北京友邦联合高新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中金创新(北京)国际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现任中金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金创新(北京)国际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湖北高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并担任数十只创投基金、并购基金合伙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2018年6月15日起任山东新潮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今年上半年,新京报曾报道新潮能源在新疆哈密的一笔投资持续发酵,并因此受到影响。6月19日,新潮能源公告称,关于参股公司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案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而裁定撤销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2018)新2201民初2435号】民事判决书,将该案发回哈密市伊州区人民法院重审。


在舆论曝光之下,新潮能源董事会与中小股东的矛盾逐渐显露出来,并且有不断升级的态势。


7月29日晚间,新潮能源公告称,金志昌盛等十位股东对新潮能源提交的“要求公司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会,审议罢免部分董事及监事”的议案无效。因为新潮能源咨询的律所认为,持股占较大比例的金志昌盛股东与债权人存在“共管协议”,而新潮能源联系到的债权人不认可金志昌盛股东的行为。


对此,代表中小股东一方的法律顾问则回应称,即使债权人想取得金志昌盛全部的权利,也需要有法院的生效判决,找个律所列举法条不足以否定金志昌盛股东的权利。同时,新潮能源一位小股东向记者表示:“7月25日我们已向新潮能源监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监事会主席已签收提案材料。如果董事会和监事会都不召开,我们在向监管机构报备后将自行召集并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此外,在每日经济新闻刊发重磅报道《股东议案被扔垃圾桶新潮能源还有多少家丑?》后,新潮能源次日专门发布澄清公告,但却“避重就轻”、“澄而不清”。尤其对新潮能源大额交易中,董事长刘珂与利益方上海尊驾、长沙泽洺有紧密商业往来的事实只字不提。而其在公告“澄清”前,面对记者从7月16日到22日接连上门、电话、短信、邮件等多种渠道的采访,新潮能源均“装聋作哑”未予回应。


未经司法认定剥夺股东权利引争议


在7月29日新潮能源发布的公告中,新潮能源称向提交议案的股东之一金志昌盛债权人进行了询问,债权人表示与金志昌盛签署过协议,约定如有重大决策金志昌盛需提前七天告知债权方并取得书面同意后方可实施,而债权方对这次提案却并不知情。


“考虑到金志昌盛公司项下唯一的投资项目为公司股票,其并不希望看到新潮能源现任董事及监事被罢免的情况发生,若公司管理层不稳定,可能直接影响公司股票的价值,进一步影响金志昌盛的偿债能力,最终严重侵害其利益。鉴于此,公司聘请了多家中介机构对该事项发表法律意见?!毙鲁蹦茉幢硎?,咨询律师意见,否认了中小股东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有效性。

新潮能源董事长或涉案被边控?内斗不断升级引争议

对此,金志昌盛的法律顾问向记者出示了与债权方的协议,并表示金志昌盛法定代表人及股东从未与该债权人签署过回函中所述内容。金志昌盛同意共管公章的目的是为保障债权,从未就股东身份及表决权利进行限制。金志昌盛法定的权利依然在法定代表人及股东,金志昌盛股东会决议原件已于7月12号提交上市公司董事会。新潮能源现任董事会不披露任何协议,仅就一封单方面回函剥夺股东权利的行为,属于混淆视听、损害金志昌盛合法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新潮能源在公告中引用的司法解释条款为,相应情况下,“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这就是说,是否有效合法的认定需要法院来作出。因此,新潮能源也被中小股东指责“代替司法机构直接剥夺股东的身份权利”。


7月29日,新潮能源一位小股东向记者表示:“7月12日我们向新潮能源董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截至7月22日,董事会收到提案后10日内未作出反馈。7月25日,我们已向监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监事会主席已签收提案材料?!薄叭绻禄岷图嗍禄岫疾宦男姓偌啥蠡峄嵋橹霸?,我们将按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在向监管机构报备后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澄而不清”核心问题被回避


7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重磅报道《股东议案被扔垃圾桶新潮能源还有多少家丑?》发布次日,新潮能源连忙发公告,对文章内容进行“澄清”。


而根据记者掌握的证据,中小股东前往新潮能源递交材料的情况、新潮能源董事会的情况,新潮能源的“澄清”公告部分表述与事实不符。


比如,澄清公告中表示“声称受中小股东委托的一行2人来公司递交文件”“不出示身份证件”“截至本公告出具日,该来访人员未再次出现,其所称委托人并未与公司进行任何形式的联系”。但现场视频显示,委托人将身份证复印件和电话号码附上了,事后也给董秘打电话、发短信,但未收到任何回复。


澄清公告还表示,经公司核查,张晓峰在被提名为新潮能源独立董事候选人之时及担任独立董事期间,其所任职的北京市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不存在为中金创新提供法律服务的情形。2018年6月,张晓峰当选新潮能源独立董事,而查询公开的法院文书可以发现,张晓峰团队替刘珂控制的主体中金创新向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过对第三方财产实施保全。


《股东议案被扔垃圾桶新潮能源还有多少家丑?》报道,挖掘剖析了新潮能源预付给上海尊驾1.55亿元买酒的交易中,刘珂和上海尊驾酒业有着不一般的商业联系。刘珂参股的企业与上海尊驾酒业有着密切的商业往来,并给出了详细的股权关系示意图。


新潮能源“澄清公告”中表述“公司向上海尊驾酒业采购酒类不属于关联交易”“公司向上海尊驾酒业采购定价公允,不存在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对文中指出的“密切商业往来”和股权关系未做回复。


此外,记者还发现,新潮能源全资子公司曾出资1.7亿元认购了长沙泽洺的投资份额,这笔投资已被新潮能源公开认定为“回收的可能性非常小”,全额计入资产减值损失。


上海长江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长沙泽洺重要合伙人。而据新潮能源小股东提供的一份《长江财富中金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之投资顾问合同》,刘珂实控的中金创新为上海长江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聘请的投资顾问。所以在这笔1.7亿元追不回来的投资中,新潮能源董事刘珂与长沙泽洺的关系是什么?1.7亿元投资到底流向何方?新潮能源在澄清公告中同样避而不谈。


新潮能源2019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3.80亿元,同比增长23.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1亿元,同比增长53.74%。新潮能源表示,营收增长主要是美国子公司油气产品销售额增加导致,盈利增长主要是上年度计提了大额资产减值准备、本年度油气产品销售利润增加等原因导致。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